香港六合彩心水网
  • 收藏
  • 設為首頁
  • 工作郵箱
微信公眾號
分享
[字體: ]
分享到:
分享
我國銀行理財產品風險分析
來源:經濟預測部 ??作者:鄔瓊 ??時間:2018-03-29

隨著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居民對資產的保值增值意愿不斷加強,由于我國存款利率較低,三年期的定期存款基準利率為1.3%,而銀行理財產品的承諾收益率往往要高于銀行存款利率,二者之間存在較高的利差,即便理財產品預期收益率有所下滑,但其回報率依然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從而導致銀行理財產品備受投資者追捧。受強勁的需求以及銀行對理財產品業務的不斷創新,我國銀行理財產品的規模不斷攀升,截至2016年底,我國銀行理財賬面余額為29.1萬億元,同比增長23.8%,自2012年以來,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已增長4倍多,年均增速達42.8%,其在資管行業中的地位愈發重要。銀行理財產品在促進銀行業務轉型升級、滿足居民和企業投融資需求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在銀行理財業務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諸多問題,銀行理財已偏離其原有的資產管理本質,逐漸轉變為“表外存貸”,風險不斷在系統內積聚。

一、銀行理財產品現狀分析

從收益類型看,截至20166月末,無論是發行規模還是發行數量,我國銀行理財產品均以非保本浮動收益類產品為主,占理財產品資金余額的比例為76.79%,發行數量占總產品的72.3%;保本浮動收益類產品占資金余額和發行數量的比例分別為14.69%11.23%;保證收益類產品占比分別為8.52%16.47%。一般而言,非保本浮動收益類產品的風險等級相對較高,對應著較高的預期年化收益率,20166月末的預期年化收益率可達3.92%,分別高出保證收益類產品和保本浮動收益產品0.53個百分點和0.77個百分點。

從理財產品投資渠道看,銀行理財產品主要投資于債券、貨幣市場工具等監管允許且相對標準化的金融工具,債券投資占理財產品投資的40.42%(利率債占6.92%,信用債占28.96%),而信用債的投資主要以高信用評級的債券資產為主體,風險相對較低,其中投資于AAA債券的資金占信用債資金的55.7%,投資于AA+債券的資金占信用債資金的25%;現金及銀行存款占17.74%;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占16.54%,其中收/受益權、信托貸款、委托貸款和非標準化債權類投資為主要投資品種,分別占到非標準化債權投資的33.18%16.45%13.88%15.77%

從理財產品風險等級看,由于理財產品主要投資于標準化資產,其中銀行存款和國債由于有銀行信用和國家信用做保證,具有最低的風險水平,而投資于同業拆借市場和債券市場的資金由于本身市場的風險較低,加之基金公司專業化、分散性的投資進一步降低了風險,因此理財產品的風險相對較低,低風險等級的理財產品和中低風險等級的理財產品分別占到總募集資金的25.8556.82%

然而并非所有銀行的理財產品均具有相同的風險水平,各類銀行由于風險偏好不同造成資金的投向不同,從而具有不同的風險水平,其中,國有銀行更加偏好風險較低的貨幣市場工具,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為追求較高的收益往往偏好債券型產品,而股份制商業銀行相比其他類型銀行而言擁有非標準債權產品數量較多。

二、銀行理財產品的風險隱患

銀行理財的本質應該是“受人之托、代客理財”,通過事先約定的方式收取投資管理費,管理人不用承擔流動性風險和信用風險,資產管理產品的資金來源和運用清晰,不存在“資金池”的問題,而我國理財產品向投資人約定收益率,套利空間的余下部分(超額留存)歸銀行所有,存在剛性兌付的隱憂,而且部分理財產品還采用“資金池”的運作模式進行管理,形式上與表內存貸款業務相同,我國銀行理財業務已產生扭曲,偏離了銀行理財的本質。部分理財業務存在較大的風險隱患,如果風險得不到有效控制,則會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一)銀行理財產品的期限錯配易引發流動性風險

為匹配較長期限的貸款,銀行理財產品通常會先發行期限較短的產品,常見的理財產品期限為1個月至3個月,一般不超過1年,待理財產品期滿后再發放新的理財產品,以滾動的形式來保持資金的流動性,容易產生“資金池”的運作模式,資金池的模式具有滾動發售、集合運作、期限錯配、分離定價的特點,通過將滾動發售的理財產品的資金匯集,統一配置到各類資產上來完成理財產品的投資。然而一旦市場流動性偏緊,特別是當部分理財產品到期需發行新理財產品時,容易產生后續資金不足,屆時理財產品的期限錯配問題將會被放大,從而引發市場的流動性風險。

(二)銀行理財產品存在隱性擔保問題

部分銀行采用與金融中介合作的方式來運營理財產品,如通過理財產品-銀行-信托-客戶的流程,以中介人的身份將風險轉移至投資者和金融中介,如果銀行無法兌現理財產品而出現流動性資金短缺,則投資者將面臨損失,雖然市場上大部分理財產品為非保本產品,銀行不承擔任何資金損失的風險,但會造成投資者對銀行聲譽的喪失,銀行將失去部分客戶,而銀行聲譽的喪失在一定時間內很難恢復,也會給銀行經營帶來很大壓力,因此銀行對理財產品會施行隱性擔保,即使面臨虧損也可能借用其他資金彌補虧損缺口。這種剛性兌付的存在會扭曲市場行為,降低資源配置效率,同時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推高整體無風險收益率,加劇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脫節以及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此外,銀行“發新償舊”以保證到期產品的剛性兌付也容易導致銀行理財產品向“龐式騙局”的方向發展。

(三)銀行理財產品風險存在低估

雖然在宏觀調控中監管層不允許銀行信貸投向房地產、地方融資平臺、“兩高一剩”等領域,但隨著金融產品的不斷創新,通過銀信合作、銀證合作等方式仍然可以繞開監管。即便銀監會通過規定理財資金投向非標資產不得超過理財總額的35%,同時不能超過銀行總資產的4%來限制非標總量的規模,但仍有部分銀行通過非標資產轉化為標準債券的形式來規避監管。這部分理財資金缺少合理的資本緩沖資金,其風控能力相對較弱,容易造成對銀行系統風險的低估。

(四)銀行理財產品面臨的信用風險上升

一方面,理財資金主要投向債券型產品,其中又以信用債為主,信用債的償還能力主要與經營主體的經營狀況有關,相對利率債而言,信用債存在更大的信用風險。另一方面,部分理財產品還通過非標資產投向房地產、地方融資平臺、“兩高一剩”等高風險領域,由于我國對房地產的管控趨嚴,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以及“兩高一剩”等領域的投資期限較長且資金回報率較低,因此非標資產也面臨著信用風險過高的問題。特別是在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企業經濟效益不高,貨幣政策由“穩健偏寬松”轉向為“穩健中性”等的情況下,債券違約事件不斷增加,從而導致銀行理財產品的信用風險上升。

(五)理財產品“脫實向虛”問題加劇

隨著理財產品規模的不斷擴大,理財資金進入實體經濟的比例卻在下降,由2015年底的67.09%下降至20166月末的60.74%,很有可能在一系列加杠桿的金融運作后,變成“錢生錢”、“內部循環”的虛擬游戲,如部分銀行理財資金投向債券市場時為了獲取更高的收益會采取“加杠桿”的方式,資金在各個金融機構間循環往復獲利,無形中提高了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而且由于資金鏈過長以及“加杠桿”行為的存在將進一步放大金融風險。

(六)理財產品的風險評判缺乏統一的標準

雖然銀監會在《商業銀行理財產品銷售管理辦法》中規定,理財產品風險評級結果應當以風險等級體現,由低到高至少包括五個等級,并可根據實際情況進一步細分。但是目前銀行理財產品的風險評級均是由各家銀行內部評定,且尚未對外公開風險等級的評定方法,業內缺乏統一的評判標準,由于每家銀行對風險的評判標準不同,從而造成了同一類型的理財產品在不同銀行的風險等級評定不同,并導致客戶購買理財產品時面臨實際風險的提高。

三、銀行理財風險產生的原因

(一)對客戶風險評估不嚴

客戶風險評估過于形式化,沒有嚴格根據客戶的風險偏好、風險認知能力和承受力評估客戶的財務狀況,即便客戶的風險評估較低而不能購買高風險的產品,也可以重新評估,直至客戶達到購買高風險理財產品的要求,造成將高風險產品銷售給風險規避型客戶的情況時有發生,導致理財產品風險與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不匹配,違背了“把適當的產品銷售給適當的客戶”的原則,不符合監管部門“賣者有責”的要求。

(二)存在不當銷售行為

面對競爭激烈的銀行理財產品市場,銀行銷售人員為追求效益并完成年度考核指標,往往會夸大相關理財產品的收益,刻意忽視產品的投資方向、投資比例、風險收益實現形式、提前贖回機制等風險提示,從而誤導投資者。由于客戶的風險意識不高,普遍將銀行理財產品視為利率更高的存款產品,將預期收益率視為確定收益率。這就導致投資者購買的理財產品并不是真正意義的零風險、高收益的銀行理財產品,而是風險等級較高的私人債務,當產品到期不能兌現承諾的收益時會增加銀行的商業糾紛。

(三)信息披露不充分

一些理財產品只有成立時以及到期時的信息披露,對運作中的信息披露不足,缺乏后續跟蹤的研究分析。如部分銀行理財產品的信息披露只包括簡單的投資類型、大致比例范圍,缺少投資組合變動、收入、費用和資產估值的信息,對借款人的信用狀況、償債能力分析等風險評估及審查不到位。這種信息披露不充分也反映了銀行投資后管理形式化、簡單化,存在資金發放條件未落實、資金流向監控不到位、對借款人和項目未進行跟蹤風險評估、還款來源無法保障合法及時足值性、對政策風險和市場風險敏感度不足等問題。

(四)各部門協調監管不足

由于銀行理財產品涉及的機構較多,不僅涉及到銀行業金融機構,而且還涉及到證券、信托、基金等非銀行金融機構,業務之間存在大量的交叉往來,當銀行業金融機構監管趨嚴時會促進金融產品的進一步創新,通過非銀行金融機構等渠道,使新產品繞過原有的監管規則以滿足投融資的目的。如在2008-2011年間銀監會連續發布10篇公文以加強銀信合作的監管,而其他部門在2012年的券商創新大會上卻對相關行業的管制放松,使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期貨公司資管等均被允許當通道使用,這就造成了新的理財產品可以繞過銀監會的監管,導致銀監會之前發布的監管成為一紙空文。

四、政策建議

一是完善銀行理財業務的風險管理體系建設,規范業務的風險管理,明確風險要點,強化風險管控,做好壓力測試和各種風險管理預案,確保理財產品面臨流動性危機時有充足的資本緩沖。

二是加強銷售人員的專業能力和職業素養,提高銷售風險的管理能力,確保把適當的產品銷售給適當的客戶,真正做到“賣者有責”的要求,同時加大對投資者風險意識的宣傳力度,幫助投資者識別虛假的銷售行為。

三是完善信息披露機制,加強對理財資金流向及資金賬戶等內容的后續監管,定期披露產品的運作信息,確保投資者能夠充分了解理財產品的收益及風險狀況。

四是加強各部門間的協同監管,嚴格限制關聯交易,及時規范金融創新,防止風險在不同機構間的相互傳染,消除監管交叉的灰色地帶。

 

香港六合彩心水网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表 群英会投注价格表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套利 抢庄牌九官方网站欢迎您 买马少数人真的能赚钱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 时时彩后一稳定6码 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彩经网 t6国际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