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心水网
  • 收藏
  • 設為首頁
  • 工作郵箱
微信公眾號
分享
[字體: ]
分享到:
分享
阿富汗經濟形勢及融入“一帶一路”戰略的挑戰
來源:經濟預測部 ??作者:張曉蘭 ??時間:2018-03-28

一、阿富汗國內經濟形勢及前景預測

(一)經濟結構以農牧業為主,服務業發展較快

阿富汗是亞洲中西部的內陸國家,北鄰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西接伊朗,南部和東部連巴基斯坦,東北部凸出的狹長地帶與中國接壤,國土面積64.7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2860萬人。阿富汗是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嚴重依賴外援。歷經30多年戰亂,經濟破壞殆盡,交通、通訊、工業、教育和農業基礎設施遭到的破壞最為嚴重。農工業投入較少,缺少“造血功能”;政府效率低下,計劃難以落實;嚴重依賴外援,財政入不敷出。2001年以來,得益于國際社會提供的大量援助,阿富汗戰后和平重建取得一定成果,國民經濟緩慢恢復發展。在三大產業中,農牧業是國民經濟主要支柱,工業受戰亂影響缺少完整的工業體系,但服務業發展較快。其中,農業占GDP1/4,且農業還與食品、飲料加工、運輸和零售業密切相關,但阿富汗農業靠天吃飯現象嚴重,沒有基本的灌溉系統,農產品的倉儲、加工、銷售等配套服務體系也嚴重欠缺,這極大限制了阿富汗農產品的出口能力。盡管阿富汗銅礦、鐵礦、油氣資源豐富,但采礦業目前只占GDP的很小份額。阿富汗采礦業的發展取決于相關法律制度的規范和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由于出口產品單一,主要以地毯和干果為主,阿富汗對外貿易嚴重逆差的問題將長期存在。總之,由于經濟產業體系的落后和不健全,阿富汗經濟發展嚴重依賴外援的現象將很難改觀。

(二)經濟發展陷入衰退,缺乏強勁的內生動力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以來,“軍需經濟”曾支撐阿富汗經濟發展保持較高增速。2003-2012年間,阿富汗經濟年均增速保持在9.4%的水平,這主要得益于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投資和外國人員的龐大消費拉動。但自2013年以來,阿富汗經濟形勢較為嚴峻,2013年本幣阿尼對美元和歐元大幅貶值,且新注冊登記的公司數目大幅下降,創此前5年來的新低。由于2014年大選久拖不決造成的政治不確定性,非農領域、特別是服務與建筑業的增長明顯受挫。2014年阿富汗糧食和能源價格飛漲。同時,隨著2014年后美國和北約開始撤軍,國際社會對阿富汗援助大幅減少,而政治和安全的不確定性也大大降低了其國際投資吸引力。2014/15財年,阿富汗GDP增長率僅為2.2%2015/16財年,國內生產總值約為193.7億美元,同比下降2.4%,人均GDP677美元,通脹率為3.8%,失業率高達40%,主要原因是2015年鴉片產量下降以及本幣阿尼對美元貶值嚴重。其中,農牧業占GDP比重為22.12%,產值同比下降16.9%,吸收了國內近40%的勞動力;工業占GDP比重為22.13%,產值同比增長4.5%,建筑業增長8.1%,食品業增加1.5%,礦產業下降7.9%,服務業占GDP比重為52.28%,產值同比增長1.3%。同時,在投資、消費和出口中,消費占主要地位,固定投資、消費和出口分別占GDP的比重為19.4%96.4%7%。當前,阿富汗經濟形勢仍不容樂觀,受美國和北約撤軍致使國際社會對阿援助減少以及阿國內政治安全形勢不穩等多種因素影響,經濟將持續低迷,預計2016年經濟增長率為2%,通脹率為3.2%

(三)未來經濟仍將低速增長,自立自足難度大

阿富汗經濟缺乏內生動力,未來很長一段時期內仍將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發展依然需要依靠大量外援。同時,阿富汗經濟自立自足的希望在于利用其自身作為中亞、南亞、西亞連接樞紐的地緣優勢,發展轉口貿易以及有效開發礦產資源。但受制于與周邊國家錯綜復雜的關系,阿富汗依靠地區國家間合作來促進自身經濟發展的前景并不明朗。此外,阿富汗經濟還面臨安全惡化、體制腐敗、經濟犯罪等問題的侵擾。阿富汗要實現經濟自主和可持續性增長,必須改變嚴重依賴外援、基礎設施投資等拉動經濟增長的方式,深化財政、金融、稅收等領域的經濟體制改革,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加強各大產業發展,擴大對外貿易以及建立健全相關法制等。但受抑于資源貧乏、經濟社會落后,阿富汗用10年時間實現經濟自主的前景并不樂觀。對此,亞洲開發銀行認為,安全形勢、國際援助、農業發展、財稅管理以及外國投資(尤其是礦業投資)等因素將決定阿富汗經濟能否實現穩定增長。阿富汗政府重視并渴望進行經濟重建,積極爭取外援,重塑國家經濟架構,期待將礦產業和石油天然氣打造成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培養自身“造血”功能,逐步實現財政自理的目標。

二、阿富汗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態度與利益對接

阿富汗與中國山水相連,是彼此利益攸關的命運共同體。阿富汗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充滿期待,且其國家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戰略的利益對接領域廣、基礎好、契合度高,但阿富汗經濟發展對“一帶一路”推進過程中的潛在威脅亦不可忽視。

(一)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期待較為迫切

阿富汗既是古絲綢之路沿線重要國家之一,也是首批積極回應“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地區國家之一。阿富汗政府及民間均對“一帶一路”給予高度評價和熱情期待。近期出臺的《十年轉型發展報告(2015-2024)》,阿富汗政府確定安全、基礎設施建設、發展私營經濟、農業和農村發展、實行良政以及人力資源建設為六大優先發展領域,并希望在未來5-10年內,全力推動區域通道網絡建設,使其成為連接東亞和西亞、中亞和南亞,構建歐亞大陸經濟帶的重要樞紐。同時,阿民眾也普遍認為,阿富汗應積極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搭上中國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順風車”,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紅利,助推本國經濟可持續發展。此外,中國支持阿富汗融入區域合作,愿意幫助阿富汗推進同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同阿富汗國家轉型和發展戰略對接,加強雙方全面合作,促進兩國共同發展。

(二)與“一帶一路”戰略的利益對接點較多

一是積極拓寬貿易領域。阿富汗積極參加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包括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C)、中亞區域經濟合作計劃組織(CAEC)、中亞和南亞運輸和貿易論壇(CSATTF)、上海合作組織(SCO)等,希望藉此發揮其特殊地緣優勢,拓展與成員國的經貿合作,特別是通過資源開發和互聯互通等領域的合作,促進阿富汗盡快融入區域經濟發展。中國是阿富汗重要貿易伙伴,對阿富汗主要出口電器及電子產品、運輸設備、機械設備和紡織服裝等,進口商品主要為農產品。但隨著阿政局動蕩、安全形勢趨緊,中阿貿易亦陷入低迷。中阿“貿易相通”主要是著眼于未來。若阿富汗局勢好轉,其過境運輸貿易將迅速繁榮,向東亞、南亞、中亞、中東、歐洲等市場的輻射能力亦將得到充分展現,勢必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重要貿易樞紐。

二是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地緣優勢是阿富汗未來經濟實現自主發展的最大潛力,2001年以來,盡管不斷遭受武裝襲擊,阿富汗政府一直堅持進行公路建設,積極推進區域性“互聯互通”建設計劃,以實現其成為連接東亞、南亞、西亞和中亞的“交通樞紐”的長遠目標。這契合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著力打造域內及跨區域的“道路相通”。同時,阿富汗還有8條國際運輸通道,分別連接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和巴基斯坦5個鄰國。主要國際運輸線有3條,分別是連接巴基斯坦、伊朗和烏茲別克斯坦三國的通道。雖然阿富汗鐵路建設剛剛起步,境內僅有75公里自馬扎里沙里夫至海拉頓的鐵路,但正在大力推動建設中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伊朗的“五國鐵路”和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土庫曼斯坦的“三國鐵路”。中國正在推進的“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是從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西南港口瓜達爾港的公路、鐵路、油氣管道、光纜覆蓋的“四位一體”通道以及涵蓋工業園、自貿區等貿易網絡。阿富汗如實現與“中巴經濟走廊”對接,將獲得交通與貿易發展契機,也使“中巴經濟走廊”地區輻射作用增強,有利于整個“絲綢之路經濟帶”向西推進。阿富汗當前海運主要依賴巴基斯坦卡拉奇港和伊朗阿巴斯港。瓜達爾港建成使用后,將成為距阿富汗最近的出海港口。

三是加強工農業合作。阿富汗工農產業水平低且發展不平衡,農業生產停滯不前,工業發展落后,服務業迅速崛起,但多是“外軍服務型”,難以持續。農業耕種技術和水平與中國20世紀60-70年代狀況相似,缺少現代化、高科技農業設施。受自然地理條件限制,幾乎沒有大型農場。阿富汗藏紅花、青金石比較有名,而這些特產在中國較受歡迎。中國是農業大國,有豐富的生產經驗可供阿富汗學習借鑒,并可幫助抑制阿境內毒品種植。中國經濟正面臨深層改革,產業發展亟待優化升級,一方面可為阿富汗振興經濟提供適合其發展需求的資金、技術等支持;另一方面,中國的優質產能可向阿富汗轉移,并為中企“走出去”開拓空間與市場。

三、阿富汗參與“一帶一路”戰略面臨的挑戰

(一)政局動蕩與自主能力受約束

阿富汗政治過渡進程受阻,各派別相互角力,前景尚不明朗。在建項目恐受政府更迭和政治內斗拖累,大型投資面臨的風險加大。另外,阿政府執政能力低下,腐敗盛行,法律法規不健全,金融銀行配套服務落后等,均使在阿推進項目建設障礙重重。除此之外,阿政權存續、經濟正常運轉及安全部隊開支均依靠美國及其西方盟友的大量援助維持。顯然,阿富汗未來十年轉型期,美國仍將是阿富汗最大的“金主”。而美國對阿富汗的援助尤其是民事援助往往附加諸多制約條件,以干預阿的內政外交事務。阿富汗自身決策能力備受掣肘,許多重大優先項目,包括阿富汗將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項目難以及時落地實施,很可能將受到美國等的牽制和干擾。

(二)經濟衰退與地區經濟融合度低

阿富汗經濟自2013年出現衰退。由于安全形勢堪憂,水電氣路等基礎設施不健全,缺乏具有吸引力的優惠政策,外商對阿富汗投資積極性較低。2014/15財年阿富汗投資出現較大幅度下降。根據阿富汗投資促進局統計,2014/15財年阿富汗投資總額約7.58億美元,比2013/14財年的14.68億美元下降近一半。阿富汗國內稅務、海關等經濟行政部門效率低下,總體投資環境較差。據世界銀行《2016年營商環境報告》,阿富汗在全球189個經濟體中營商環境排名第177位。同時,阿富汗雖然地理位置重要,但不僅其境內互聯互通設施匱乏,其與周邊地區國家如南亞、中亞、西亞和中東地區各國的聯通也十分落后。跨區域交通設施及貿易流通渠道有限,遠遠不能滿足地區發展需要。而展開跨境通道建設又面臨各國設施多樣性的挑戰,具體包括鐵路軌距問題、建設可行性問題以及資金來源等問題。

香港六合彩心水网 辽宁3一5选七的开奖结果查询 二分彩开奖号 vr赛车座椅 上海时时官网 赛车选号技巧 浙江体彩11选5 足球竞彩app哪个靠谱 18选7开奖走势图 中国体彩排三走势图 精准人工计划